在日军尚未进攻长江流域之前

2020-10-29 23:37

资料中记载,商船中有“源长轮”、“广利轮”等;商轮有“公平”等;趸船有“沙市”等。

如果加上1937年9月25日自沉(海战后)的“海容”、“海圻”、“海筹”、“海琛”舰四艘巡洋舰,在江阴的沉船封江作业之中一共自沉老旧军舰与商轮43艘;小船、盐船185艘。自沉船舶200多艘。

1937年8月12日上午8时,江阴江面各舰由“平海号”轻巡洋舰率领进行升旗典礼。在各舰抵达位置之后,各舰同时打开水底门,缓缓下沉。因为水流甚急,第一批各舰下沉时多半被水流冲离理想原位,导致封锁线并不完整。

2009年9月,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办“历史的巨轮——百姓抗战故事”专题展览,陈乾康随即将陈顺通“沉船阻敌报国”的爱国往事以及相关的历史资料提供给该馆, 该馆非常郑重地予以展出。

陈乾康告诉记者,2009年南京图书馆举办抗战图片展览时,就展出了“源长轮”的征用证。这张因为年久已经泛黄的征用证让家族后人们深感欣慰。

8月初,民国时期中国四大轮船公司之一的中威轮船公司的创始人陈顺通先生,把他的载重3360吨的“源长轮”交由政府征用。陈乾康向扬子晚报记者出具的“征用轮船受领证”显示,建造于1918年,当年船龄已有19年的“源长轮”被军事委员会以“征从江阴防御工事”的名义征用。

陈乾康至今仍然记忆深刻,1949年11月14日,父亲陈顺通在上海病逝前夕,多次深情回忆起自沉船舶的多位船东的爱国之举。陈顺通当时曾告诉陈乾康,“源长轮”于8月12日,同其它200多艘各种规格和大小的军舰、船舶一起作为军事防御工事自沉于江阴要塞。大量的沉船、石料在长江上构筑了一条牢固的阻塞线,日本舰艇无法越雷池半步,只好派飞机对江阴要塞和中国海军舰艇进行轰炸。保卫江阴封锁线的战斗阻遏了日军沿江西上的企图,粉碎了日本3个月灭亡中国的迷梦,保护了长江下游军政机关、工矿企业的安全转移,为抗日战争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让我们把时钟拨回到1937年的8月初,把目光投向长江下游“咽喉”所在——江阴。江阴江面最窄处仅1500米,东距长江口约100公里,西距南京约200公里,历来是扼守长江水道的战略要地。在“8·13”淞沪会战全面爆发前夕,蒋介石在南京最高国防会议中决定,在日军尚未进攻长江流域之前,采取封锁长江航路,阻滞日军沿长江向西进犯。

“8·13”淞沪会战后,上海华界沦陷。由于陈顺通会日语,抗战前中威轮船公司同日本航运界、商界都有往来。日本特务和汪伪政府的官员曾多次登门,劝说陈顺通与日本合作主持上海的航运业,但每次都被陈顺通严词拒绝。

陈顺通多次说,国家民族危难之时,作为中国人,所作所为首先要对得起自己的祖国;其次要无愧于自己的先辈;最后就是要让自己的子孙后代能抬起头来做人。陈乾康至今记得,母亲戴芸香在世时,经常用陈顺通的这些话语来教育家族的后人。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听到这一消息,陈顺通激动万分地对家人说了一句话:“天终于亮了。”抗战胜利后,陈顺通的义举受到当时民国政府的表彰,并担任对日索赔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陈乾康表示,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今年8月12日是200多艘军舰和船舶自沉江阴,阻敌西进78周年的日子,他愿意通过扬子晚报,回顾这件发生在江苏境内的历史事件。陈乾康深情地说到,“在我父亲的身上,我深深体会到——个人的命运和事业是同国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倾巢之下,岂有完卵。国强则民安,国强则民富!”

当海军部发现封锁线并不完整而空隙甚多之后,又征用民轮、商船沉入封锁线;在镇江、芜湖、九江、汉口、沙市等地缴获的8艘日籍趸船也先后被拖到封锁线凿沉。海军部又请行政院训令江苏、浙江、安徽、湖北各省政府紧急征用民用小船、盐船185艘,满载石子沉入封锁线的空隙中。这些民船一共使用了30.94万立方英尺石子,合65020担。